权威发布

衰老、细胞衰老及抗衰老药物

时间:2017-11-28 来源: 作者:

      在柯克兰教授看来,衰老是最大的危险因素,对于所有的慢性疾病来说都是这样的。“如果有一个衰老的疾病,那么下一个衰老疾病的到来就会非常快,我们叫做合并疾病。在80多岁的老年人群当中,要么是非常健康,要么是有好几个合并疾病。”柯克兰教授介绍,而这也是当前中国老年人面临的窘境,合并疾病的老人,有的一天甚至要吃一百多种药,生活质量非常差。而随着几十万衰老组织细胞而来的,是老人们的功能障碍。


      为此,柯克兰特意提到,老年人最害怕的是肺部纤维化。“这是非常严重的疾病,唯一的最终的治疗就是肺部的移植,但是85岁的人肺移植是不现实的,所以给人带来了很大的痛苦。”对此,柯克兰的团队正使用遗传工程方法,基于基因的改造去延缓肺部衰老,同时关注老年的脊椎骨量的流失。


      柯克兰表示,老化细胞像“细胞僵尸”一样赖在人体内,还会分泌一种名叫细胞因子(cytokine)的小蛋白质,损害周围的细胞。柯克兰认为,老化细胞可能是身体防御癌细胞的“武器”——通过这种方式杀死可能癌变的邻近细胞。老化细胞还能促进伤口愈合,因为它们分泌的细胞因子有助于激活免疫系统。


      不幸的是,老化细胞的毒性不仅会影响邻近的细胞,还可能引发全身性的轻微炎症,这也是身体老化的标志之一——而且相当矛盾的是,这种毒性会增加周围组织的癌变风险。柯克兰和其他一些科学家将这些老化细胞视为衰老的主要推手。


      柯克兰表示,老化细胞像“细胞僵尸”一样赖在人体内,还会分泌一种名叫细胞因子(cytokine)的小蛋白质,损害周围的细胞。柯克兰认为,老化细胞可能是身体防御癌细胞的“武器”——通过这种方式杀死可能癌变的邻近细胞。老化细胞还能促进伤口愈合,因为它们分泌的细胞因子有助于激活免疫系统。


      不幸的是,老化细胞的毒性不仅会影响邻近的细胞,还可能引发全身性的轻微炎症,这也是身体老化的标志之一——而且相当矛盾的是,这种毒性会增加周围组织的癌变风险。柯克兰和其他一些科学家将这些老化细胞视为衰老的主要推手。


      在随后的专访中,柯克兰表示,抗衰老领域发展迅速。很多药物和干预方法似乎对基本的衰老过程有效。这些干预方法和药物在实验动物身上有效。我们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临床试验。


      衰老是心脏病、中风、阿尔茨海默症、癌症、糖尿病以及世界各国各类人群中大量疾病发生的原因。我们发现引发衰老的同一过程使人易患失调症。我们开始发现针对基本的衰老过程的药物可能延迟、防止或减轻上述这些老年疾病。


      这个领域想要做的是让人们活的更好,而非仅仅延长生命。我们希望延长健康期,让人们能够自理、无痛苦、无残疾并且享受生活。


      在老龄化社会日趋发展的严峻形势下,衰老与慢性病(慢性非传染性疾病)作为医学研究的重大热门问题,越来越备受关注。衰老是生命的正常现象,慢性病的发生发展与衰老密切相关,慢性病已成为当今严重威胁全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。


      每一位科研工作者都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,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一步步地走下去。就像柯克兰在专访的最后说道:“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应在这抗衰老领域共同努力,因为一旦成功,将会产生重大变革。这意味着我们不仅能够帮助患有基本老化过程相关失调症的老年人,也能帮助年轻人、甚至儿童,涉及面很广。全世界要作为一个共同体来努力,弄清如何把这些干预手段融合在一起、如何进行实验、如何在全世界形成合力。这影响到每个国家的每一个人。”